梁燕珍当司机变情侣‧黄广全生前没驾照

2020-07-18 浏览(6709) 评论(86) 当前位置:主页 > B亮生活 >梁燕珍当司机变情侣‧黄广全生前没驾照
梁燕珍当司机变情侣‧黄广全生前没驾照(吉隆坡)遭鎗杀的死者黄广全并没有驾驶执照,也不懂得驾车和骑摩多,一直以来都是依靠朋友或自己聘用的司机接送,即使回乡都是由司机驾车。他最后聘请的司机,就是与他一起被鎗手杀死的梁燕珍,两人因为工作关係经常出双入对,进而建立起感情。据悉,死者童年时,父亲管教很严,曾经暗地里骑摩多而被父亲痛打,所以至今都不会骑摩多和驾车。数年前聘女死者为司机据知,死者先前聘用2名分别来自马六甲和家乡瑶伦新村的男子任司机,死者于数年前开始聘用女死者作为司机。死者黄广全来自霹雳州江沙瑶伦新村,在家中排行第二,尚有一名姐姐、5名妹妹及一名弟弟,父亲在约10年前因为爆血管在江沙逝世,死者的母亲过后跟随幼子及一名女儿在柔佛定居。死者的同乡指出,死者是一名非常念旧的人,经常都会返回家乡,每次都会找朋友喝茶聊天,还会请朋友吃大餐。死者也热心于公益活动,曾经捐献给瑶伦华小和当地的拿督公庙。据知,于去年完工的拿督公庙,死者也捐出了一笔款项。生前不少亲密女友死者在十多年前结婚,与妻子育有一名约12岁的儿子,死者过后认识的另一名女子,也替他生下一名儿子,今年约7岁。死者生前有不少感情不错的女性朋友,女死者梁燕珍也是其一。死者于去年尾带着女死者返回家乡暂住一名好朋友的住家约一个月。首次有访客却是死神男女死者在案发的公寓单位同住三年多,非常恩爱,不曾发生争执,但从来没有外人到来探访,不料第一次有“不速之客”上门,却是索命的死神。据悉,34岁女死者梁燕珍是男死者黄广全第3任情妇。公寓居民指出,两人于3年前入住,但从没有访客到来。邻居说,两人和邻居仅是点头之交,两人之间的感情很好,不曾听到吵架声。记者重回现场向保安员了解情况时,保安员告知警方週五(6月11日)向值班的保安员及数名居民录取口供,同时要求保安员随同到案发地点了解案发经过。案发时,有居民听到数声鎗响,不过他们以为是爆竹声,因此也没多加注意。夜班的保安员在案发前10余分钟从闭路电视上看到2名死者共车回来,不料过后就听到鎗声,他赶紧往外探究竟,看到2名男子神色匆匆攀上篱笆逃去。由于篱笆甫油漆,油漆未干,可能留下蛛丝马迹。保安员强调,案发公寓的治安很好,不曾发生严重罪案。13鎗击2死者头部根据解剖报告显示,兇手在近距离连开13鎗,而子弹悉数中头部,两名身上却没中鎗,显示两名鎗手的鎗法奇准,而且志在夺命。蕉赖代警区主任阿都拉欣指出,目前警方仍在查阅现场的闭路电视记录,同时调查兇手动机,不排除是仇杀或生意纠纷。由于男死者经营迪斯哥,并可能拥有“江湖”背景,警方将从“黑吃黑”的角度展开调查。黄广全曾带燕珍返乡死者黄广全的三叔黄桂昌(62岁)透露,侄儿曾带着女死者一起返回家乡,他也见过女死者超过10次,也知道死者与女死者是情侣的关係。他说,侄儿是其长兄的儿子,由于侄儿每次从外地返回瑶伦新村时,都没有探访他,因此,他对死者的生活并不了解。他说,侄儿在离开家乡在外地打工多年,他只知道侄儿曾经在吉隆坡一家卡拉OK工作,目前在打理一家迪斯哥。“侄儿在今年华人新年期间曾经返回家乡探望朋友,可是却没有联络我,我也是在新村内与侄儿碰面,才知道他回乡。”他透露,由于死者的母亲未曾联络他,他尚不知道在甚幺地点办丧事。2死者家属领尸未碰面男女死者的遗体在法医解剖调查后,先后于今日(週六,6月12日)早上由家人领出送往安葬,双方家属并未碰面。週六早上7时30分,女死者梁燕珍的3名亲人包括母亲、弟弟及一名小孩前往蕉赖国大医院太平间,并在半小时后领出女死者的遗体,随即送往处理身后事。女死者的家属已在週五晚上到来认尸。男死者的家属和一批朋友则在上午约11时到太平间,因此,双方家人没有碰头。男死者堂弟获释案发后被警方传召录取口供时一度被扣的死者堂弟,在证明没有可疑后已经获释。他週六早上也到来太平间,并在受询时指死者遇害的原因,可能是与钱财纠纷或生意上的问题有关。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堂兄弟指出,他于10年前和死者合股经营夜店,过后就没做了,生意上也没有来往。“儘管如此,我们的关係仍然很好,最后一次见他是两个月前。”不过针对男女死者的关係,他表示不便谈及,一切交由警方去调查。男死者友人家属起争执在家属处理领尸手续时,现场一度传来争执。男死者的朋友和家属因办理身后事问题而发生激烈口角,甚至一拳把太平间灭火器的玻璃柜击破。当时,男死者的妹妹放声大哭:“这是我哥哥的身后事,今天大家到来都是要帮忙的……”过后,两人由其他人各别拉开,才平息这场风波。据知,朋友是基于男死者生前对朋友很好,因此他们要一力承担身后事,但死者家属希望由家人决定如何处理,双方一时激动而发生争执。· 2010.06.12